烟锁昆仑山顶上 月明娑竭海中心
——记新疆中电建新能源供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许立国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01字号: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2018年3月,喀喇昆仑的崇山峻岭之间,踏着未消的冰雪,一支身背各式测绘仪器的队伍艰难穿梭,拾级而上,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到哪里去,时间在此刻静止,问题的答案是队伍兴奋的面庞和身后苍劲的群山。

  新疆三十里营房军民融合可再生能源局域网项目,国家能源局和军委后勤保障部2017年推出三个能源军民融合示范项目之一,项目位于新疆和田地区喀喇昆仑山腹地,属于新疆南部山区气候,海拔3800米。该地区处高寒地带,气候严寒,冬季漫长,年平均气温-6℃,1月份平均气温-11.3℃,7月份平均气温9.8℃,极端最高气温25℃,极端最低气温-31℃,平均气温0℃以上多在6-9月,其余月份平均气温均为0℃以下。

  如此严苛的环境,必然会为这环境下生产、生活的当地军民带来影响,由于电网线路架设极其困难,已经进入千家万户的电力资源,在这大山深处,便是最稀缺的资源。整个区域的供电、供暖,主要依赖外运的燃烧煤炭,更加要命的是,该地区的垂直生态分布,是形成于白垩纪晚期的自然界“活化石”,受近几年煤炭燃烧的污染影响,已经出现诸多被破坏的迹象,通过该项目的建设,实现清洁能源供电、供暖,不仅解决了当地军民长期以来用电难、供暖难的重大问题,更是对保护当地环境起到积极作用,是将当地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重要表现,对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美丽的社会具有重要作用。

  2017年12月国家能源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书面委托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开展《新疆三十里营房军民融合可再生能源局域网项目建设方案》的编制工作,水电新能源公司作为建设方案编制的实施主体,从整个公司抽调精兵强将,于2018年1月开始,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而这支“精英部队”的带头人,正是刚才那支大山深处考察队伍的一员,一位经历过无数工程建设的“老兵”,同时又是新能源公司年轻干部中的翘楚,电建集团优秀项目经理,新疆中电建新能源供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许立国。

  初次见到许立国,笔者脑海之中的第一个词语,便是“能量聚合体”,在这位年轻的领导干部身上,有着时刻燃烧的青春斗志和经历无数难关后留下的厚重,那是在相对较短的领导干部工作年限中,连续不断肩挑重担所带来的丰厚遗产,XX年离开家乡,从此为了电建集团的新能源事业南征北战,从东北到甘肃到新疆到浙江再到回归新疆,上演的是一幕新能源公司的“南渡北归”。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能打硬仗,还能打赢硬仗的领导干部,在最初挑起这副党和国家所嘱托的重担时,也曾经挠头苦思、上下求索。“说真的,最开始那一阵,有好几次都觉得,这工作压根就没法干,哪里都要抓好,稍微有个闪失,都有可能完不成按时发电的任务。”许立国在采访中说。

  时间紧、任务重,技术难关要克服

  荣和项目为截至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局域网项目,项目能否顺利建设和安全、稳定、可靠的运行,技术设计是关键,是本项目建设的首要的重点工作。从2018年3月全面铺开前期工作开始,一直到2018年8月正式取得批复,最难的,就是要在现有的局域网技术上取得新的突破。

  为了这个突破,许立国主动跳出固有的思维圈子,他清醒的认识到,荣和项目的“新”是体现在全方位的,要想把握住项目建设的方向,自己要敢于创新,更要带动整个创新,他主动学习区域供电网络的相关知识,并委托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借助其拥有的专利资源和专业技术优势,根据荣和项目相关数据,深入研究本项目规划设计及运行控制可能存在的技术问题,提出相应的解决措施,并提供核心设备调试环境,并对既有的建设方案提供方案优化、控制策略、仿真调试等技术咨询服务,通过多次反试验,最终确定了实施方案的可行性。

  兵未动、粮先行,未雨绸缪避风险

  攻克了技术难关,取得了施工批复。没顾上喘口气,下一项挑战就已经摆在了许立国的日程上。荣和项目位于和田地区皮山县赛图拉镇,219国道364km处的三十里营房,是新疆通往西藏的交通要道,也是通往边界线的咽喉要塞。起始于叶城的国道219新藏线被称为“死亡天路”,至三十里营房,沿途需翻越库地达坂(又称阿卡孜达坂,海拔3150)、赛力亚克达坂(又称麻扎达坂,海拔4969)以及黑卡达坂(海拔4936m)三个达坂。道路海拔起伏剧烈,气压反差大,道路处于冻土地带,部分路段容易发生湿陷、塌方。到达项目现场必经之路,海拔起伏剧烈,且弯道极多、极险,尤其是翻越库地达坂路段,给塔筒、叶片等超大超限设备运输增加了难度。

  项目想按期开工,就要有足够的资源储备,早2018年3月现场勘测时,从事项目管理多年的许立国就意识到了塔筒、叶片、光伏组件这些基础材料的保障,对项目建设按期完工具有重要意义,在项目方案的编订过程中,除了集中攻克区域电网难关之外,就已经督促设计方加快风电、光伏电站、管理区、输电线路等常规设计的编订进度,并通过招标尽快确定储能电池、电加热固体储热锅炉、能源管理系统等专业设备厂家,完成相关专业设计,在上述方案确定的情况下,提早派遣专业人员,前往厂家沟通,提前进货,并联合设备厂家进行道路踏勘,采取有效措施或采用特种运输车辆,确保设备安全、及时运输到达现场;并专门从叶城寻找熟悉国道219线的司机,确保了供货渠道畅通,有效避开了因天冷封路带来的施工风险。

  饮冰雪、历风霜,挑灯夜战保落实

  从2018年8月项目正式施工建设以来,荣和项目部的灯常常亮到半夜,而许立国办公室的灯只会关闭的更晚,通常来说,项目开工了,是好事,可是许立国依然眉头紧锁,土建工程必须在9月底以前完工,风机和光伏组件的储备能不能跟上,天气这么冷,新上的蓄电池到底能不能受得了,这一个个问题都时刻牵动着他的心,“有时候,自己想睡一睡,但是躺下了,这一堆事情就在脑袋里打转转,根本睡不着。”许立国说。在这一系列问题之中,他最关心的,还是一线施工人员的身体状况,项目海拔高,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40%左右,零下二十度的天气,施工时间一长,设备、人员都扛不住,“其实我很清楚,这些兄弟们在现场,为保住工期,每天都是顶着高原反应的压力坚持,每天听他们汇报,真的很心疼,但这是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都是党员,这是我们的责任、更是我们的义务。”“我作为总经理,不能跟随兄弟们在第一线冲杀,我必须坚守好我的阵地,给他们现场施工尽可能创造便利的条件。”于是,许立国办公室的灯一宿又一宿的亮到深夜,每一条来自现场的消息,都在他的手中快速形成协调方案,又在流转中得到快速解决,他在遥远的北京,默默守护着项目一线的建设者。

  立红旗、树新风,雪山新来风电郎

  开工一个月,困难从内部传来,恶劣的环境、艰苦的现场条件、紧张的工期,便是身经百战的“老风电”,待久了也会被呼啸的北风麻木,继而雄心顿消,心生退意,工程质量也因此受到了影响。面对这一问题,许立国清醒的认识到,项目困难重重,对于一线的精神状态,要给与充分的理解,在这个前提的基础上,要把党的旗帜竖起来,把组织的关心关怀作用发挥出来,用党组织的坚强后盾,构筑起现场施工同志们战天斗地的初心。他及时报请新能源公司在现场组织建立临时党支部,任命项目经理刘革担任临时党支部书记,希望以党建活动的开展促进施工生产。临时党支部以“九.一八”纪念日为契机,带领各参建单位全体党员、入党积极分子及参建单位骨干到康西瓦烈士陵园祭奠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在1962年那场保家卫国的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很多来自大家的家乡,有的年龄还未满20岁,为了保卫祖国的边疆,他们英勇奋战,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这莽莽昆仑山中,他们的光辉事迹深深震撼了大家,与他们相比,现在面临的困难不值一提,经受精神洗礼的参建者在重温入党誓词时,焕发出崭新的精神面貌,重新变得斗志昂扬。康西瓦之行,激励着大家以饱满的工作热情投身荣和项目的建设中,奉献雪域高原,工程进度有了显著提高。

  家是国、国是家,忠孝自古难两全

  2018年9月,由于工作调整,新能源公司任命许立国同志任西北分公司党支部书记、总经理,管理新能源公司近三分之一装机规模—480MW的2个风电场和3个光伏电站,同时兼任荣和项目公司—新疆中电建新能源供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工作职务的调整意味着责任更加重大,为此他经常在飞机、火车、酒店度过。在安排好西北分公司工作后,他经常往返于北京、西安、乌鲁木齐、喀什、和田、皮山以及项目现场,国家能源局、军需能源局、自治区能源局、新疆军区、南疆军区、和田地区发改委、国土局、城建局、环保局、皮山县、赛图拉镇、设计院、电力公司,总能见到他的身影。繁忙的工作,使他无暇顾及到家里,儿子打电话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暑假你都没有陪我”,爱人打电话说“你已经好长时间没回家了……” 作为一位爸爸、一位丈夫,他心怀的是愧疚;作为一名党的领导干部,他心怀的是党的事业、国家的军民融合战略,他在为雪域高原上的事业、为电建集团的旗帜,贡献着自己的一切。

  辛勤的努力,换来的是硕果累累,2018年10月8日,开关站区各构筑物主体结构全部封顶;2018年10月19日,光伏区光伏组件安装全部完成;2018年11月18日,风机设备全部到场;2018年11月27日,电源侧设备全部到场;2018年12月1日,风机吊装全部完成;2018年12月4日,全部设备安装完毕;2018年12月22日晚上,项目场内带电成功,并网发电在即。

  从2018年9月到2018年12月,不到140天的工期,新疆荣和项目从无到有,实现了多项第一,将电建的旗帜,鲜明的插在白雪皑皑的喀喇昆仑山之间,特别是配电网供电区域自然条件较差,地形复杂,难以实现与外部大电网的连接,冻土、冰冻也无法大电网输电运行安全。而解决用电采暖问题关系到营房基地的建设、关系到边防官兵的基本生活保证,更关系到国防现代化建设。通过项目建设,为偏远地区的电力建设提供一个可行方案,即在大电网无法延伸地区,充分利用当地可再生能源资源,通过储能、储热技术建立稳定可靠的独立供电电网,满足当地用电、采暖需求,不仅减少大电网建设的大量投资和电网资产的低利用水平,缩短了建设周期,也减少对一次能源的消耗和依赖,缓解部队后期能源保障压力,保证营区环境,使新能源建设服务于实战。也为其他地区更好地发展可再生能源局域电网、推动电力这一清洁能源在部队的大规模应用提供借鉴。

  天星海雨兑酒饮,一杆钓起满天星。并网发电在即,许立国身上的担子更重了,“项目不是建成就完了,我们比其他人更加知道这电站对于广大官兵、边区群众的意义,我们不光要把项目建好,更要把项目管好,才能对得起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重托。”

  巍巍昆仑山,千年不了情。丝路新神话,星稀月自明。

(责任编辑:卢军)
浏览次数: